生活信息分享
主页 > E翼生活 >我们需要心理变态者吗?《天生变态》 >

詹姆斯‧法隆被《纽约时报》评为成就卓越的脑神经科学家,他发现心理变态者有着异于常人的大脑结构。2005年一次研究中,他却偶然发现自己的脑部结构也跟心理变态者的一模一样。于是追溯家族史,发现自己确实来自于具有兇杀传统的家族。但是什幺让他不至于成为犯罪者?

(James Fallon)

  我们需要心理变态者吗?这个问题很重要。我们需要圣人吗?需要摇滚明星吗?需要那些不好也不坏的人吗?这样的问题很容易变成愚蠢的文字游戏,但是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确实有其深意。

  科学家们不会试图在普遍规律中寻找内在成因,他们会这样思考:哪些外在条件促成某个事实的发生?也许是造成某种特定行为的特定基因,使得这个物种存活和发展。更简洁地说,就是要找到在进化上形成某种特徵的生存优势,以及这种优势背后的基因。

  人类社会中存在变态人格者。在跨文化视角下,变态人格者占了人口的大约百分之二。这说明心理变态,或者说心理变态者们身上的特徵及所带有的等位基因,在某种程度上是「符合」人性的,否则他们早就在进化中被淘汰了,或者至少在很久以前就该削减数量。

  你可能会认为,大脑损伤和幼年时受到的虐待促生心理变态,所以心理变态者只是一种消极环境影响下的不幸产物。但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始终伴有这种消极影响──总有父母暴打和遗弃自己的孩子──正是造成心理变态的基因持续不断地造成这种现实环境。所以,或许心理变态者以及心理变态相关的特徵中,确实存在一些生存优势。也许彻头彻尾的心理变态,也就是那些在海尔量表中得到30或更高分的人,只是基因赌场中碰巧掷到的一把高分的骰子,他们身上累积了太多对个体有利的基因。

  但人口的百分之二指的是很大一群人。这个比例在不同种族中都保持固定,儘管有些特定的基因,例如战士基因在人口中出现的机率落差很大。所以我们要想想,为什幺从进化的角度来说,心理变态特质对个人是有利的,或者至少说是可以被容忍的。过去十年里,一些行为学家齐力想要证明,自然状态下的人类互动是和平、和谐、利他主义和慈善的。虽然确实有些人表现出神圣的特质,值得注意的是,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充斥的反覆爆发的只是混乱、残忍、贪婪和战争。

  所以另一些神经系统学家认为,人类虽然在外在行为中表现得亲切、奉献、和平,但根本上是自私、贪婪和暴力的。很多人戴着面具,只是为了可以继续生活,可以被喜欢、被爱、被接纳,很少人愿意被社会排挤。这种做法使我们可以以别人为代价,自私地追逐性和其他资源,最终保证自己的基因可以流传下去。如果你做某件事的初衷不良,把它们隐藏起来便可帮助你达到目的,保护你不被社会排除在外,也不会从基因库中彻底消失。

  大多数有良心的人都会不小心洩露想法和情绪。这就是为什幺大部分人都玩不好扑克牌游戏。但心理变态者是隐藏真实意图的行家,他们有着可以让别人消除戒心的邪恶属性,可以在说谎的时候也保持冷静。变态人格者不会体验到普通人具有的情绪,所以他们不会像普通人那样露出马脚。他们的冷认知能力要比热认知,即情绪认知能力超凡得多。真正的(或者说成功的)心理变态者可以凭空编织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谎言,却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愧疚和懊悔。透过心跳和皮肤电阻反应(galvanic skin response)发现,一些心理变态者会有情绪反应。这些人,大都是男性,比较容易被识破谎言。当然,还有一些心理变态者在面对压力和焦虑的时候会变得冲动,比如说当他们的背叛行为被发现的时候就会如此。这些人比较容易被识破,所以他们并不是很危险。

  心理变态者不易焦虑的特质还在其他方面给他们带来好处。人体中主要的压力荷尔蒙—固醇类荷尔蒙—皮质醇(steroid hormone cortisol)在体内流动,负责产生压力反应,例如动员糖、脂肪和蛋白质的代谢以及抑制免疫系统的功能。所以在长期的压力下,人体很难抵抗疾病。而天生不怎幺感受到压力的人,比方说心理变态者们,一生都可以抵御大部分疾病,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一直处在高效的工作状态。

  所以,从理论上来说,心理变态者可以过着美好、健康、长寿的一生,靠着操纵别人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,也没有人会找他算帐。真是太棒了。

我们需要心理变态者吗?《天生变态》 

  就算知道心理变态者们在寻找伴侣的路上顺风顺水,你还是会惊讶地发现,很多女人会在监狱外面苦等某个杀人犯出狱。心理变态者们都是情场高手,毕竟爱人们总愿意被谎话哄骗。很多人都在寻找无条件的爱和奉献。这种爱,心理变态者们可以装得出来──相比之下,一个正常人则可能会对伴侣说:「听着,宝贝,我可不会继续忍受你做这些傻事。」但对女人来说,这种爱就像是毒品,她们忍受一定程度的痛苦,去换取想要的欢愉。

  家庭成员,特别是母亲和妻子,大都会忍受心理变态者,因为她们会在心理变态者身上寻找闪现的同理心,并且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对方。当然,心理变态者是不会改变的。这就像是一个男人娶了一个他在酒后纵情中认识的女孩,两年后,惊讶地发现妻子和别人上床。即便是聪明人也会在这些情境下自欺欺人。每个人都倾向于自认有能力控制别人的行为和命运:「我和他的关係非同寻常,我可以看见他身上的优点。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。」

  心理变态者知道怎样让别人感觉自己是特别的。他们知道如何吸引别人,抓住别人的心,接着在某些情况下,开始实施暴力和羞辱,之后再用「我爱你」弥补。所以心理变态者的家人们会说:「他只是不能控制自己。我知道他内心存在一头猛兽,但我可以控制他。」所以母亲和妻子会护着心理变态者。对兄弟或者其他家庭成员来说,又有家庭归属感和家族带来的同理心。所以即便一个变态人格者四处树敌,家人们还是会和他同仇敌忾。

  所以在一个彻头彻尾的心理变态者身边要怎样表现才对呢?正确的做法是不要露出任何利用价值。如果你们似乎相见恨晚,不要相信,只要笑笑然后离开就好。每一个百人以上的派对里,都可能有一个心理变态者,寻找有弱点的人伺机下手。如果有人来与你互动,记得仔细观察这个人,看看他是否表现出任何古怪的行为。

  心理变态者会在办公室里或朋友圈内探寻,寻找同类。他们也许知道你毫无利用价值,但还是会利用有关你的资讯来获得操控他人的能力。这是一盘棋,他们会与所有人互动,从而找到一、二个有利用价值的人,并利用他们获得想要的东西,可能是性、金钱或者权力。所以他们会观察目标物的朋友,时刻準备打消对方多心的姊妹或上司的疑虑。他们会试图拉拢这些人,表现得像个好人以清除障碍。也有很多二级或三级人物可以利用,即使他们只派得上一点小用场。所以要怎样保护自己呢?告诉别人这个人正试图哄骗你,但要小心别闹大,因为他可能会因此报复你。而你不知道他会做些什幺事。

  显然,个体可以从心理变态倾向中获益,那幺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呢?心理变态者对其他人是否有所贡献?

  心理变态者可以是强有力的领导者。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(Caltech)最近的研究发现,有战士基因的人可以顶着风险做出更好的金融决策。很多人会在压力下不知所措,真正的领导者则是把握机会,就像变态人格者那样。在掌握权力的情况下,变态人格者们也许会在时机尚未明朗的时候就决定开拓市场、扩充军队,或者决定率领他的族人攀越另一座高峰。这些行为也许会使他们领导的团体取得成功,当然也可能会失败。但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,冒险行为对文明有益,因为一些成功的冒险行为会推动文明的发展—就像有些突变会造成死亡,但基因突变还是会推动生物进化。

  同样,我们也需要有自恋性格的人。要成为一个领导者,你必须完全相信自己的能力。知道成为一个总统或总裁之后要处理的种种麻烦事以后,还有谁会想要做总统和总裁?只有完全以自我为中心,可以用花言巧语蛊惑别人,并且有胡说八道的能力的人,才会想要那样的工作,并且做得好。

  罗伯特.海尔,这个创造心理变态量表的人,在金融界、银行界和投资圈里都观察到了心理变态特质,比如在类似伯纳德.马多夫(Bernard Madoff)这样的人身上(还没有强力的研究证明商界存在更多的心理变态者,但这个推论是合理的)。可以这样说,这些掌握金钱的骗子们存在的唯一理由,是因为大众想要简单快速地赚钱,才会僱用像马多夫这样的专家和其他投资行家来做些龌龊的勾当。那些在打理钱财上有一手的人,多多少少有点心理变态,他们是为了利益而生的,不是为了拯救世界而生。

  当然,依赖这些家伙确实会带来不少麻烦,可能就像马多夫案一样,人们会发现他们在外界压力之下转变阵营,以大众为代价去搏利。儘管如此,共同经验告诉我们,我们总是受到人气所迷惑,喜欢严苛无情的总裁,那些能为我们赚到钱,还能保护我们的「硬汉」。

  知名精神病学家肯特.契尔氏(Kent Kiehl)对心理变态罪犯的大脑特别有研究。据他估计,二○一一年这一年,全美花在心理变态罪犯中上的金额达到了四千六百亿美元之多,超过在忧郁症上的全年投入。其中包含了起诉、监禁和损害赔偿的费用。但是如果将涉及非暴力的心理变态者所产生的费用也计入,这个数字将会大得让人吃惊。

  心理变态者身上有没有什幺可以省钱的优点呢?这里可以以「梦靥杀魔」式的正义为例,私刑可以节省百万美元的开支,透过这种方式,心理变态者可以以很低廉的社会成本提供公义。黑手党和帮派们不是都在互相残杀吗?一个心理变态的帮派老大会透过将某人送进医院,而不是谋划一场爆炸案来减低暴力。他们不想被抓,不想自己的生意陷入麻烦,也不想有别人因为自己不公正的行为来寻仇。这确实是个不大好理解的结论,但如果我们单单站在经济层面思考,心理变态们确实在为社会省钱,用一种简单暴力的方式。

(本文为《天生变态:一个拥有变态大脑的天才科学家》部分书摘)

我们需要心理变态者吗?《天生变态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天生变态:一个拥有变态大脑的天才科学家》 The Psychopath Inside: A Neuroscientist’s Personal Journey into the Dark Side of the Brain

作者: 詹姆斯‧法隆(James Fallon)

出版:三采

本书另有简中译本,若对翻译有特殊要求者,请购买简中译本:《天生变态狂:TED心理学家的脑犯罪之旅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